燕窝亭网

胡德夫:民歌世界的原住民

      编辑:燕窝       来源:燕窝亭网
 

十年前的台湾 金曲奖 ,曾经因为把 最佳作词人奖 和 年度最佳歌曲奖 颁给了胡德夫,还有年轻歌迷为此发出了 冷门 的呼喊,直到因为胡德夫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匆匆》,而让媒体再次将有关这位 台湾原住民民谣之父 和 台湾民歌复兴运动 发起人的传奇故事公布于众,人们才从点滴的岁月流逝、沧海桑田里重新了解了华语乐坛的史前时代。

作为台湾第一个以自弹自唱的形式举行演唱会的艺人,胡德夫用他不平凡的经历为华语乐坛书写了太多第一的传奇。不过,尽管他被人称为 台湾的鲍勃 迪伦 ,但由于他一直只是习惯民歌采风和现场弹唱,并因此拒绝了许多录音的机会,所以直至2006年他55岁才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匆匆》。

《匆匆》也是一张新鲜出炉即同时具备钻石级收藏价值的新世纪古董唱片,它没有豪华写真,也没有精装公仔,有的只是三十多年岁月的积淀。听胡德夫用钢琴弹唱,就像听历史的长卷缓缓地流动,他的琴声既有巴赫的冷静与严谨,也有肖邦的浪漫和梦幻,而最为重要的还是在胡德夫深厚古典音乐的基础上所绽放出的布鲁斯火花,那是一种灵魂的血性和抒情的人性,并借此擦亮着台湾原住民民谣的泥土芬芳,而呈现出如大海般兼具平静和汹涌的自然阴阳气质。而他先有情再有韵的创作模式,也是在告诉那些忙着一边找韵一边套词汇的后现代创作者,音乐,必须以人为本!

离上一张国语专辑《匆匆》,已经相隔将近九年的时间,但对于胡德夫来讲,这次新专辑的间隔时间,却已经称得上神速。毕竟,推出《匆匆》这张专辑,他可是整整用了小40年的时间。

和上张专辑《匆匆》那种浓重的乡愁有一丝不同的是,《芬芳的山谷》虽然也有《鹰》这样的作品唱着乡愁,但却多了时空的经纬度。用翻唱《橄榄树》和《答案》向李泰祥致敬;用《大地恍神的孩子》,写出他乡与故乡之间的流浪与飘泊;以及延续着《大武山美丽的妈妈》那样对乡土爱得深沉的眷恋,开阔的背景之下,也让歌声有了更壮阔的感觉。

不变的则依然还是用一架钢琴,演绎出充满原住民色调的布鲁斯韵律,同步的演奏和演唱,让胡德夫在像《橄榄树》这样的作品中,更接近于歌诵 一边歌唱、一边诵读。节奏、断句的切分和拿捏里,都呈现出一种岁月的年轮、沟壑的纵横,听起来苍凉、广袤却依然生机勃勃和充满韧劲。

作为台湾现代民歌运动的推动者,胡德夫在早年也曾经和李双泽、杨弦并称为 民歌运动三君子 。而以唱自己的歌作为出发点,台湾流行音乐终于以这场民歌运动为契机,逐渐渗透到主流乐坛,在将刘家昌等之前的金牌音乐人拉下神坛之后,也再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并且通过之后李宗盛、齐豫、蔡琴、童安格、叶佳修、郑怡、李建复等歌手和创作者的努力,渐渐形成一种在人文基调上,呈现现代都市爱恨情仇的华语流行音乐体系,这一红就红了二十年。民歌也因为进入了工业体系,在李宗盛等大家的勾勒下,慢慢变成了流传甚广的情歌。

不变的则是胡德夫,以至于无论是之前的《匆匆》,还是这次的新专辑《芬芳的山谷》,你都可以听到就是当年民歌运动时期那种人文音乐的厚度。不是后来那些改良民歌的珠圆玉润,胡德夫的音乐甚至有点干涩和坚硬。不过,这或许也是民歌最初的味道和真正意义上最终的味道。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胡德夫既是地理、民族意义上的中国台湾地区原住民歌手,比如在这次新专辑里,他就用卑南语写就了音乐剧格式的《大地恍神的孩子》,将原住民音乐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另一方面,其实胡德夫还是一位台湾现代民歌运动的原住民,是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民歌世界里的原住民,即使不是最后一位,也是守望时间最长的一位。

当曾经的战友,逝世的逝世(李双泽)、隐退的隐退(杨弦)、改行的改行(李建复),更有大量的歌手到后来离真正民歌越来越远,胡德夫却始终坚持着扎根在民歌的土壤,唱着他对土地的深情,唱着他对家园、自然、社会的期许、感慨和热爱,此情此景下,你还会说这个时代没有好音乐、好歌手吗?

超链接

胡德夫被媒体誉为 台湾民歌之父 与 台湾原住民运动 先驱。2005年4月出版音乐专辑《匆匆》,获得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1993年至2005年)第二名。歌曲《太平洋的风》获2006年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最佳年度歌曲。

文/爱地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